我们结婚吧

繁体版 简体版
我们结婚吧 >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大鹏求拜师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大鹏求拜师

“怎么鼻子总是痒痒的。”

高楼的栏杆后,周拯揉了揉鼻尖,笑吟吟地看着外面的街路。

大鹏鸟已在城外,即将入城。

此刻到处都是涌向城门口的妖影,天上地下,数不胜数,更多流光自星辰各处飞来,都要看看此刻大名鼎鼎的大鹏金翅鸟到底如何了。

哪吒化作的少年就坐在周拯面前,笑意盈盈,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外面这些妖怪,计算着把这里群妖灭干净的最快方式。

“羽族来了。”

周拯端着茶水道了句。

话音未落,空中有一片密密麻麻的身影飞过,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十多名能入眼的高手,大半背后都带着一双颜色各异的羽翼。

那些羽翼纯白的妹子,倒是意外的还挺养眼。

众羽族一登场,各方妖族只能左右退避,将主场让给他们。

漫天妖气中闪出了一缕佛光。

随后,仿佛天空放晴,佛光渐渐荡开,转眼便化作了一片光幕。

一道高瘦的身影就自光幕中走来,自是大鹏金翅鸟的人身。

他穿着僧衣光着脚,身周伴着淡淡佛光,头上褪掉了三千烦恼丝,一步一落,缓步向前。

众妖哑然无声。

自上古而今,确实有诸多大妖被佛门的大佬抓去做了坐骑,但那些大妖本质上还是妖族。

哪像眼前这位、这位……佛门高僧。

羽族上下一时呆住了,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他们那无肉不欢的大王,那夜夜笙歌的大王,那给族内不少妇人带去温暖的大王,怎得就!

“大王!”

一声凄厉的哭喊响彻云霄。

漫天羽族如下饺子般落了下去,尽数跪伏大鹏鸟面前。

大鹏鸟面色无悲无喜,顿住身形,静静地注视着他们。

城内高楼上,不少妖族唏嘘不已,周拯也听到了众妖的讨论。

“大鹏鸟这是中邪了?”

“好家伙,青华佛连这般强悍的大妖都能度化,咱们还在这呆着,这不是找死吗?”

“这不可能,佛门秘法讲究的是寻找你心的破绽,从极大恶到极大善,必须有能压制大鹏鸟的道行,才能完成这般转变,青华帝君如果说有前世灵力,那说得过去,道境上完全压过大鹏鸟?这不太可能。”

“各位道友莫忘了那女娲娘娘的炼妖壶。”

“炼妖壶是女娲娘娘的宝物,跟佛门又有什么关联?”

“那青华帝君如果用炼妖壶配合佛门秘法,谁遭得住?”

高楼中的众妖愣了一下,随后继续唏嘘感慨。

周拯:还真被他们说中了。

不过,秘法什么的,他是没有的,他只是利用了大鹏鸟的心境罢了。

那日的大鹏鸟,因孔宣的背刺、设局,不只是情感上遭到了重创。

他一直自负,觉得能把两家势力玩弄于股掌之中,更是把心许给了截天教,有了去截天教中大展拳脚的野望。

结果呢?

假的,都是假的,这个世界都是假的,被玩弄于股掌中的是他,且玩弄他的,还是他言听计从的兄长。

大鹏鸟被破防实属正常。

炼妖壶有器灵自行主持,周拯下了驯化大鹏鸟的命令,炼妖壶便按此命对大鹏鸟下了狠手。

磨其心智,断其念想,让他不断重复被背叛的过程,陷入痛苦中,压断了心底所有防线。

什么是大彻大悟?

不过是‘看透’二字罢了。

当大鹏鸟看透了,他也就通透了,此刻又接触到了周拯准备的佛经,心底也就皈依了。

佛门渡魔世所闻名,便是在对方透彻之后,能给对方一个皈依。

而道门渡魔……

这是上好的炼丹炼器宝材,宰之,心喜,不亦说乎。

旁边这些妖族说的越来越难听,都在说青华帝君邪性。

哪吒有些忍不住想出手,却被周拯眼神制止。

“喝茶,”周拯温声道,“他们说他们的,咱们听咱们的,这就是微服私访嘛。”

“哼,”哪吒面色颇为不善,“一個个就知大放厥词,不见他们对抗天道恶念,净是说些风凉话。”

周拯传声笑道:“天道恶念归根结底还是来于生命的负面情绪,这也是修行二字定下的基调,万物有阴有阳、万法终归空寂,这般生灵到处都是,你能堵住他们的嘴,还能堵住三界众生的嘴吗?”

哪吒若有所思。

他看向城外的大鹏鸟,见大鹏鸟只是静坐在地上,口中念诵佛经,任凭周遭那些羽族跪伏哭诉,完全不为所动。

“大鹏倒也是个狠心之鸟,”哪吒叹道,“那些总归是他的眷属。”

眷属?

三太子最近在看吸血鬼漫画?

周拯传声道:“对了,此前还忘记问,李天王近况如何?”

“还好吧,”哪吒淡然道,“每日都不见他踪影,倒是没了什么牵挂。”

周拯道:“若是稍后遇到麻烦,你记得护持你妹妹离去,不必多管我这边,我有老君暗中护持,如果出事,那就是大事,你在也是无用,你妹妹身上有天庭兵符。”

哪吒轻轻颔首,并未多说什么,与周拯一同看向城外。

大鹏鸟周遭哭声小了许多。

他浅浅睁眼,看向羽族众,缓声道:“何苦。”

“大王!”

有羽族老妪跪伏向前,哭喊道:“那天杀的青华帝君对您做了什么!您为何就!大王,族内上下都需要您来引领,您如何能弃我们而去!大王!”

“唉。”

大鹏鸟轻轻叹息,缓声道:“我未曾来过,又如何离去?”

“大王,您、您在说什么啊大王!”

“红尘不过一场空幻罢了,”大鹏鸟轻声道,“我已决心告别这红尘,去追寻真正的超脱与彼岸。”

“可是大王,佛门都没了,佛陀菩萨都被天道灭了!您去佛门,又能如何?”

大鹏鸟缓声道:

“修行并非是为佛门、道门所修,修行是你我追求生灵的本质,我自上古而今,一直是迷茫的、迷惘的,不知生为何、归何处,而今我却是知道了。

“佛并不存在,佛只是你我心中的善念。

“魔也并不存在,魔只是你我对欲望的纵容。

“故,我并未入佛门,我只是在找寻心底的道,修自己的佛,而这些,也非老师告诉我的,老师只是给了我一个机会,一个去参悟这些的机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