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结婚吧

繁体版 简体版
我们结婚吧 >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第十四章 追凶

第十四章 追凶

刺耳的警笛声打破了园区宿舍的宁静,大批围观者涌向事发地,隔壁两栋大楼站满了围观群众。

他们厂子已经很久没出现过这种大事了!

现场并不算惨烈,地面没有任何血迹;那个被人群围起来的年轻女同事,像是睡着了一样躺在地上。

园区的医生已经赶来,在火急火燎地做抢救工作。

五楼走廊。

周拯胸口散发着淡淡金光,这自然是敖莹在施展手段。

金光早已蔓延开,笼罩了整栋大楼,类似于结界阵法,试图困住此地为害的妖魔。

此刻,带有妖气的十多人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已沉沉睡了过去。

周拯却不敢大意。

如果那妖魔附着在这些人身上,此刻必然是在暗中潜伏,伺机而动。

“怎么回事!你们都聚在这干什么!工作不用做了吗!”

楼下传来了几声喧闹,周拯凑在窗户边看了眼,发现是厂区赶来了一批领导,自己比较熟悉的王主任也跟在后面。

几乎同时。

“都冷静,不要乱动她!”

如钟鼓大瓮的浑厚嗓音突然响起。

一行十多名身穿深蓝色风衣的男女冲入场中。

他们迅速分成两股,大半冲进楼道,剩下两三人开始找钢铁厂的领导对接,手里拿着一些小绿本。

敖莹传声道:“他们来的倒是挺迅速,应该是修行者组成的巡逻队。”

周拯闻言非但没有松一口气,反而更为警惕地看向那十多个昏睡的身影。

还没有动静?

这栋大楼此刻已被敖莹的灵力封禁,己方又有大批强援赶到,那个妖魔……他就不慌吗?

“举起手来!”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吼。

周拯还算镇定,扭头看了眼。

几名深蓝风衣的年轻男女端着手枪,为首的年轻干员正满是紧张地呼喊。

不等周拯有所动作,那年轻干员背后飘来一只大脚,将这干员直接踹飞。

身材魁梧的壮汉转过楼梯口,口中嘟囔着:

“瞎喊什么!没感觉到他浑身气息周正平和,这不明显是自己人吗?你第一次出任务啊!气息感应都不会!”

其他几人连忙收起配枪,有些尴尬地看向周拯。

壮汉的面容写满了故事,些许痘印和几个深浅不一的疤痕,给他平添了几分威严。

壮汉的个头很高,甚至当他走近了,一米八多的周拯都需要略微仰头。

一只满是老茧的大手,对周拯伸了过来。

“你好道友,我是特别侦查科特殊行动队中队长,冯不归。

“接到上级命令,这里发现了特殊情况,我们立刻赶来协助道友……这是怎么个情况?为什么他们身上都有妖气?”

周拯伸手与对方一握,自报家门:“周拯。”

冯不归那粗黑的眉头皱了下:“道友没有修为?”

周拯正色道:“只是修为低了点,并不是完全没有,我全凭一件珍贵的宝物控制了现场。”

珍、珍贵的宝物?

某条变成玉石的鱼霞飞脸颊。

周拯快速将发现妖气的过程讲了一遍,并着重提及,那女孩的魂魄还有救回来的可能。

冯不归也不含糊,先简单检查了下五楼这些昏迷人的状况,随后立刻转身下指令:

“去封锁大楼出入口!

“最短时间疏散周围群众,避免增加受害者!

“通知中控台,丙类案件,请求人手支援,还有网络舆情管控,尽快封锁这片厂区!”

“是!”

那几名年轻人同时敬礼,转身开始奔波忙碌。

这一幕看的周拯略微有点热血沸腾。

敖莹一缕传声钻入周拯耳朵:

“这些小修士应该是由那些修行门派培养的,修为都是在锻体圆满、先天境一二阶的样子。

“这个队长是先天圆满,应该是专门锻打了肉身……不用担心,他发现不了我的。”

周拯小声嘀咕:“修士也用手枪?”

敖莹还没来得及回答,冯不归扭头看了眼周拯,淡然道:“道友刚从家里出来的?”

“最近刚接触修行,”周拯笑着回了句。

“手枪的子弹初始速度在三百到四百左右,接近音速,修士最起码要修到先天境后期,才有能力掷出相同速度的暗器。

“手枪对百年道行以下、没有硬壳的实体类妖魔,也会有不错的杀伤力。

“当然,子弹的破坏力跟法器没法比,我只是在说动能杀伤。”

冯不归抱起比普通女孩大腿都粗的胳膊,沉吟几声:

“不过,我觉得最棘手的,就是这类能影响人心神的妖魔,这东西很可能没有实体。

“好了,周道友,感谢你前期做的工作,我会向你师门长辈发表扬信,这里就交给我们吧!”

说话间,冯不归在腰间口袋摸出了一叠黄纸符。

周拯有些欲言又止。

但他知道自己的斤两,也没有依靠敖莹的灵力去逞强好胜的打算。

“谢谢冯队长,那我先撤了。”

周拯走向楼梯时忍不住回头瞅了一眼。

冯不归手指点在那叠纸符正中,一张张薄薄的长方形黄纸自行飞起,帖在了这些人影身上。

冯不归在清理他们身上的妖气。

——只要将能清理的妖气都清理干净了,那只妖魔自然就会显形。

一旁有几名稍微成熟稳重的队员,各自举起了铃铛、匕首、小鼎类的法器,紧张地等待着妖魔显形。

周拯心底莫名有些不踏实。

下楼梯时他转身看了眼冯不归的背影,瞧了眼那些被敖莹用法术催睡的前同事们。

不太对劲。

这妖魔是太自信了,觉得就算被找出来也能逃脱?还是说此刻真就没了办法,直接坐以待毙?

也不对,自己好像不应该用常人的思维去看待这些妖魔鬼怪。

周拯下楼的步子很慢,脑海中划过一幅幅画面,迅速整理已知信息。

从敖莹发现那一缕妖气开始,他们追踪妖气一路抵达这处宿舍楼;

等待啸月教官调派支援的过程中,被害者从五楼窗户跌下;

虽然女孩被敖莹及时救下,身体没有任何损伤,但魂魄无踪,只剩一个无法呼吸的空壳。

如果不是敖莹发现了这一缕妖气,这件事会成什么新闻?

《钢铁厂工人失足跌下五楼,工人宿舍安全系数引担忧》。

可能根本就不会有人怀疑,这是妖魔在作祟。

这里是第三工业岛,不是主城区,隆辰市有几百万人口,守护者们也不太可能关注每个非自然死亡案件,妖魔或许真可以就此逃脱,继续用类似手法害人。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二楼楼梯拐角。

周拯抬手做咳嗽状,嘘声问:“敖莹,你说会不会有另外一种可能?”

“什么?”

“那个妖魔其实并不在这栋建筑里,而且实力比我们预估的要强很多?我刚才注意到,五楼身上染着妖气的那些人,与这个被害的女孩离得都很近……”

“诶?”

敖莹随即陷入思索。

周拯的大脑却越发活泛。

他走下楼梯,看着外面已开始疏散的人群,顿时冒出了一点不同于修士的想法。

‘如果这女孩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好朋友,现在应该不难找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