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结婚吧

繁体版 简体版
我们结婚吧 > 墨寒 > 第四十三章 邪功

第四十三章 邪功

首日比试之下,各峰弟子均施手段,展现师门绝艺,六名胜者之中,仍是金阙峰弟子占了一半之多,光华之盛远胜其余各峰。

重桓主峰金阙,自当年立派以来,便一直是门派之中人丁最盛,功夫最高的峰门所在。

想来当年的御玄宗祖师吕白御也是惊世奇才,创下这般门派基业,更是精研而通诸般武功,为天下之先,一生之间,剑、拳、掌、腿、指、内力,可谓无一不精,无一不通,乃是罕世难匹之人,一生收徒五人,便是流传至今的重桓山五峰之数。

吕白御一生通达博学,胸中武学浩如烟海,所收门徒亦是资质超然,可即便如此,亦难以尽数传承,只得各传数般武艺本领,分别继承。

故而五峰根基虽为一统,但各自山峰之间,招路风格却是大相径庭,门派之中除却剑法繁盛之外,更有诸般拳脚功夫,亦是精妙无伦。

墨止一整日徘徊游走于各个擂台之间,所见之大多弟子皆以木剑作为武器,但仍有部分弟子拳脚功夫十分卓越,看得令人心驰神往,但此刻看在眼中,终究感觉及不上徐浣尘那般收放自如。

而徐浣尘的名号,若说之前不过是众人口中谈资,有吹嘘之嫌的话,在他比赛过后,众人看在眼中,便已再无人质疑,连雍少余谈及此人,都是一脸赞叹欣赏,连连点头。

御玄宗门内小较由始而终须得数日之久,其中最为耗时的便是这首轮角逐,墨止比赛位列最末,自然也就被排在最后一日方得开始。

众人用饭已毕,天色暮云四合,金阙峰占地广大,足以容纳五峰弟子齐聚,便早早分好房间,玄岳峰众人便也就随着接引弟子一同住了下来。

众人经历一天喧闹,只觉得各自困乏,又不是自家峰门,十分不自在,杜泊浮等人满口不情愿地拾掇起床铺,倒也老老实实地住下了。

墨止躺在床上,心中仍记挂叶小鸾独处竹林,十分清寂,心中再起怜惜,可如今却又难以赶回玄岳峰,由是一阵烦躁,便再躺不住,起身溜了出去。

此刻天幕已紫,宗门之中皆是清修之人,大多喜静不喜动,金阙峰上又一直有三云道人负责门规戒律,规矩极是严苛,故而这几日虽无宵禁之令,入夜后也并无一人走动。

金阙峰在重桓五峰之中,山势最为巍峨高昂,此刻满天星斗犹在眼前,几乎伸手可触,墨止自离了江南之后,一路离乱纷纷,后又遇上赏金游侠围追堵截,虽得沈沐川等人力保,可毕竟日子颇似逃难一般,哪还更得心思观星赏月?

墨止望着星斗闪耀,忽见得七颗星辰排列勺状,正是北斗七星所在。

他曾听沈沐川讲过,北斗七星斗柄指东,天下皆春,斗柄西向,天下皆秋,星斗之变,玄妙非凡。

沈沐川的功夫翰逸神飞,虚实相济,很大程度上因其步法神鬼难测。

沈沐川每每与人对敌,除却剑招精妙无比之外,往往身躯策动,腾挪不着边际,全不留痕,而墨止当初也曾听他教诲,只不过当时全无武学基础,沈沐川又懒得从头讲起,故而只学了个大概,如今功夫渐深,才渐渐体悟当初沈沐川剑招之中精奥。

然而这步法之精深,墨止却是始终难以悟透,原来沈沐川的身法另有名目,名之曰为“斗转归尘式”,进退之间,步踏七星方位,练至巅峰之境即便霜刀风剑,亦可如穿林打叶。

墨止一边看着天边星斗,一边思索起沈沐川当初口传心授,一时之间,竟是全神贯注,脚下也循着当初记忆,步法施展而来。

好在他记性颇佳,当初即便领悟不通,却也强行记下,此番眼中所见,心中回忆,脚下腾挪进退,过往今辰种种所学所见,两相印证,恰好合拍,心中一阵明澄,脚下步法也是愈行愈疾,愈发灵活,这一下竟也无意间不知淌过了多少里山路出去。

只是忽然脚下一滑,墨止这才想起山路陡峭,环顾四周,才发现四下里竟是早已进了荒山境地,自己只顾专心施展轻功步法,却是全然不曾注意眼前路途,此刻已然到了人迹罕至的荒山密林中。

重桓山山高万仞,绵延百里,自是有诸多荒野之处未得开展发现,墨止方才全未注意脚下,何曾记得来路?这一下心中慌乱,更是难寻归路,只能循着脚下平缓路途且行且察。

然而行了莫约半个时辰,更无丝毫人迹可见,反而林深风黑,四下里渐起了云雾,墨止忽地感觉一阵劲风自身后吹拂而来,空中“腾腾腾”地几声响,竟是有人以高绝轻功脚踏树木,凌风而来。

墨止方才见北斗七星有感,步法已然大有长进,但耳听得此人竟全凭着自身提纵之术,踏行林间如履平地,这般轻功修为委实已是自己难以想象的超然境界。

他本满心盼着是师傅雍少余前来寻觅,但转念一想,若是有心寻人,当开口呼号,且此人步履之下却是一阵沉重凶戾,全不似御玄宗轻功那般轻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