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结婚吧

繁体版 简体版
我们结婚吧 > 墨寒 > 第十七章 剑法

第十七章 剑法

一行人驾车面北而行,不觉间已到了三月,江南春岸折柳,已是到了花红绿柳时节,沈沐川有意降了速度,多走些山间花开的小路,带墨止四处散心。

说来也怪,墨止本以为惹上了江南宗门之首南宫山庄,往后路途必定步步坎坷,一开始见沈沐川有心四处游历时,还提出过异议,但却没想到,往后路途居然顺畅非常。

心中踏实下来后,便依着自闲心诀中所书写的法门开始练习呼吸吐纳之功,照着其中心法心诀步步练习,每每运功行劲,胸中都是一阵畅顺舒适,原来他所学的自闲心诀,乃是沈沐川多年来苦思所得,十分深厚玄妙,自呼吸行止开始,如何行气、如何运功皆独有巧思。

墨止每次依法修习,自身内劲便都更进一层,个中但有不解之处,就近便有沈沐川指导解答,再加上墨止悟性奇佳,知一通三,进境极是迅速,数日之间,已是自觉身子轻了许多,步履之间也更加沉稳,呼吸渐发绵长,正是内息渐渐深厚的表征所在。

沈沐川看在眼中心中实是欣慰,当年自己离开宗门,便立誓再不可使用御玄宗之中哪怕一丝一毫的功夫,但他也是心思精巧之人,居然在十几年之间创榛辟莽,研究出属于自己的一套内外功法,心中如何不想有人继承下去,墨止所学甚快,为人也聪慧勤快,沈沐川看着欢喜,便趁着闲暇时配合着心诀进度,教授起饮中十三剑的剑招来。

“墨小子,我今日且来传你饮中十三剑中第一式,天罗群星。”沈沐川站在一片空地上,手中握着一支细小树枝以为剑,墨止坐在对面,凝神细瞧,只见沈沐川残枝斜指地面,手臂霍然扬起,树枝凌空急响,手腕处急速一抖,残枝残影以一化十,分作数个角度,偏锋侧进,似挑似刺似撩似扫,或三实一虚,或三虚一实,虚实变幻之间渊然难测,恍如星辰万千皆临凡尘,诸般手法竟似全然在这一击之中,使将开来,剑法纵横。虽只一式,但个中精微变化实是可化作万千之用。

只见其剑势凌厉无前,尽数打在一株粗壮树干上,只听得噼啪一阵脆响,树干竟是被这残枝刺穿十个透明树洞,威力之强乃至于斯,而再看沈沐川手中残枝居然并未断折,竟是由于沈沐川内力灌注其中,故而虽是残枝,亦胜过寻常木头的坚韧程度。墨止看着心中实是已钦羡至极,忍不住拍手叫道:“好剑法!”沈沐川白了他一眼:“废话,这还用你说!你当我在这给你卖艺呢!我且问你,我这一招,精要在何处?”

墨止心中将沈沐川方才转瞬演练的剑招迅速闪回,他虽天资聪慧,但毕竟武事尚无经验,此刻一时之间也难以洞察。

沈沐川见他口中犹疑,心知自己这套剑法实是并非入门之途,当下也不气恼,说道:“我来告诉你,这一招名字叫做天罗群星,精要便在于一个‘罗’字,须知这一式剑招之中剑光如星,要的便是攻势繁复闪烁,虚实不定,但天上星星你如何看得分明?如何能驾驭清楚?你若执剑,当有罗网群星的从容气度,与天比齐,天可罗群星,你的剑亦可罗织这纷繁剑招,所需剑势繁而不乱,剑气发而不散,万千之势尽在你一剑所握,但在敌手所观,便是如天象万千难以参测,便算是初窥门径了,听懂没有?”

墨止呆立摇头。

沈沐川解下酒葫芦,猛灌一口,懒懒散散地说道:“练吧,练就会了。”

说罢,纵身一跃上了一块巨石上,自顾自地饮起美酒来。

但这一下可难住墨止,按理来说,若是换做旁的武者教导武艺剑招,往往遵循自易而难的过程,但沈沐川却是不屑于此,且他这套剑法是他功法大成后精研所得,本就不易练成,墨止初学时虽不明就里,只管苦练。但孙青岩看着,知晓这是江湖中一等一的上乘剑法,其中万千妙用实是难以胜数,自己虽只见过其中一两式已是大为慨叹,饶是墨止心智机敏异常,此刻也难以掌握。

墨止连试了一整个上午,都没半分样子,沈沐川却也不急,反倒是横卧一旁,自顾自地饮酒,极是惬意享受,墨止对着那棵树挥刺劈削,转眼便是一整日,始终难以掌握全这一式中的奥妙,好在他此人除却心智聪慧之外,心性自遭逢劫难之后痛定思痛,也打定主意不再浅尝辄止,反而更添许多坚韧,练不会的便一直练习不辍。

孙青岩看着墨止这般变化,与之前那略带纨绔的少爷已是大为不同,忍不住心中称赞,但他心思细腻沉稳,见这般修炼实是大异习武之道,于是对沈沐川说道:“你这套剑法,给一个初学武事的少年,会不会太难了,你有没有简单一点的?”

沈沐川翻了个白眼,说道:“简单的有,但那都是御玄宗教的本事,我早年立了誓不能教,老沈就这一套剑法。我看墨小子聪明得很,反正迟早要学些难的,不如一上来便把最难的学全,后面再遇到简单的他便上手更快。”孙青岩双眉大皱,这番奇怪理论他实是闻所未闻,但沈沐川一生神诡手段,谁知道他心中打的什么主意,一时之间也不便横加干涉,便由着他指导墨止终日练习这绝难的饮中十三剑的剑法。

墨止自父母亡故之后,心性便也变得立时沉稳坚韧,饮中剑法虽艰难无比,但他看在眼中,实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再加上早看到沈沐川一身修为,更是坚信沿此法门修炼,未来必有所得,故而此番虽遇难题,却也一直练习不辍。一直练习了三日方才学会其中三般手法,但若要在一击之下同时运出,更是难上加难无法企及,更何况要做到沈沐川那般见招拆招更尽其妙,则更是他从未想象过的境界,功力精纯未达,这便是难以一蹴而成的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