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结婚吧

繁体版 简体版
我们结婚吧 >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 第五百九十六章 有无相生

第五百九十六章 有无相生

“若那方天地的《道德经》和《西游记》皆是映照洪荒未来的镜子……”

“那么……”

“道德经就很可能是老君在未来,填补了自身道果瑕疵,甚至圆满自身大道,将欲超脱之时,留给门下的自我感悟大道之道!”

“起码也当是,已然完成了类似地狱、地府一类有无相生之事后,所感悟到的种种所累积而成的大道之理!”

“致虚守静,顺其自然!”

“上善若水,无为而为,不争为争!”

“确实是老君手笔!也确实是人教大道可能展开的方向!”

“老君如此……”

“吾呢?”

“截教之道,又该走向何方?”

通天教主凝视着眼前幻境,喃喃自语着。

老君之道是老君之道。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所以要致虚守静,顺其自然,要上善若水,以利万物众生。

但截教非是如此。

上清道果,是主动的,是进取的。

道德经可以参考,但不能照搬。

学我者生,像我者死,昔年三千紫霄客,能活到如今的,都是自我走出新路的。

即使是镇元子,也是开辟了地仙之道,走出了散修之路。

任何照搬、模仿他人之道者,最终都灰飞烟灭了。

道心念头翻转着,通天教主抬起头,看向头顶。

众生残魂与怨念所化生的獬豸,就徜徉于头顶那由种种图形所塑造的‘天空’上。

幻境中的影子,便是这獬豸的投影。

通天教主看着祂。

指头掐动,他同时感应到了,华国的无数獬豸官衙。

这些官衙内,也有着一头头正在活化的獬豸幻影。

这些影子或寄托于官印之中,或藏身于官衙的雕像上,或寄生于官衙的牌匾上。

与这幻境一般。

它们是机械的、没有思维能力的。

然而……

道统与道果互相共鸣。

数学大道在无数学校之间交织。

因果碰撞,有无相生。

“慈悲!慈悲!”

“原来徐吉早已经误打误撞,为贫道寻到了前路!”

人教的道,是被动的主动。

致虚守静,顺其自然!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

而现在,正在进行的一切,却是主动的被动。

另一个层面的道法自然。

但更积极、更主动,更有进取心。

不过,这一切都被隐藏在顺其自然的伪装下。

这恰好与截教大道彼此契合。

天之道,补不足而损有余。

故为天地众生,截取天机一线,生机一缕。

亦与华国道统的符瑞,暗暗相合。

天行健,君子自强以不息。

是故,元亨利贞!

是故,潜龙勿用!

是故,见龙在田!

通天教主明悟至此,道心便悄然一动。

道果上的一丝瑕疵,再次圆满。

……

上午九点五十分。

徐吉刚刚结束与陈昂教授之间的通话,就接到了桂灵的通知。

说是七星财团的社长,已经在真腊度假酒店的会议室里等候他‘大驾光临’、‘指导教育’。

徐吉看了,摇摇头。

七星财团把他抬的有点高了。

昨天的阵仗又搞得那么大!

正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徐吉想着。

他拿着手机,整理了一下衣冠,就走出房门。

“但,我能给的,也就一点……”

“最多帮他调理一下身体!”

“再多,也就没了!”

他现在只是个筑基小修,法力虽然有,但懂得不太多。

神话世界学到的东西,也用不到蓝星。

所以,若那位社长想要的东西,徐吉给不了,那就只能抱歉了。

刚刚出门,徐吉就看到了,几个酒店的工作人员已经在门口等候。

而门前的院子,散落着许多小东西。

他看了看,都是些监控设备的碎片。

稍微数了数,起码十几个!

徐吉叹了口气,莫名想起了那位打电话预警的g先生。

“我还真的被人盯上了?”他耸耸肩:“那就来吧!”

现在的他,只要不被现代化的重火力糊脸,大抵是可以逃命的。

更何况,他背后还有人!

所以,他是真的不怕!

将路上的一些碎片踢开,徐吉径直走到门口。

酒店的侍应生就上前来:“贵宾,您要会见的客人,已经在会议室了……”

他看了看院子里的情况,然后小声问道:“请问,贵宾您是否需要酒店服务?”

徐吉点点头。

“好的!”他微笑着说:“我们会安排人将您的住所打扫一遍……”

“现在,请您跟我们来!”

“会议室在酒店大楼的八楼!”

徐吉点点头:“带路吧!”

……

李孝奉坐在金碧辉煌的会议室里,心脏砰砰砰的跳动着。

他不停的看着时间。

已经是高棉时间九点五十八分了。

但,他依然没有得到通知。

“会不会不来了?”

“会不会出现了什么问题?”

无数想法在脑子里蹦出来。

此时此刻的李孝奉只觉得自己如同当年在东瀛求娶那位小姐时的感觉。

忐忑、期待、恐惧、害怕……

种种情绪不一而足!

实在是他知道,这是自己命运的转折点。

能不能争取到‘仙人’认同。

能不能得到‘仙人’赞许。

决定了他的生命!

能不能活的更久?更健康?

也决定了他未来的前途——是否能够更进一步!

从仆人升格为朋友。

成为那些真正的掌握着财富的大人物们的朋友。

李孝奉明白,就在此时此刻,无论是罗国的那些财阀,还是旗国的那些家族,都在盯着他。

也在等待着他这一次行动的成败结果。

“社长,来了!”秘书推开门,大声说道。

李孝奉立刻站起身来,哆哆嗦嗦的整理了一下衣襟,将眼镜镜片扶好:“来了吗?在哪?”

此时此刻的他紧张的连后背都已经湿透!

------题外话------

又被举报了~改文、删文~

以后,很多东西都得模糊化了~

怕了!怕了!

真的是,不知道哪里有这么多闲人,抓着一点,就无限放大。

至于吗?我也没写别的啊!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